酒店机票论坛首页|旅游资讯|旅游景点|周边游|农家乐|游记攻略|线路推荐|美食|购物|出行|人文|摄影
遵义旅游网 > 文章 > 游记攻略

古堡怅歌

作者:作夜昕辰  2012年5月8日  [我要评论]




古 堡 怅 歌

一个家族王朝成就了一座旷世军事城堡

一段历史见证了一个家族王朝的兴衰成败

一座山峰承载了一段血与火、爱与恨交织的历史

——题记

那山叫龙岩山,就坐落在名城遵义汇川新区的高坪镇境内;那城堡叫海龙囤,就盘踞在孤峰兀立、绝壁巡空的龙岩山上……



(融入青山的城堡)

有人说,黔人若不识海龙囤,就如同国人不识长城。此话虽有些偏颇,但也不无道理,海龙囤毕竟是中国乃至世界古城堡建筑史上的奇迹。最近,看了《遵义文史》系列从书之一的《海龙囤烟云录》,我忽然感到,海龙囤城堡厚重的军事价值与史学价值,大概已经让黔北的文化人阅读得滚瓜烂熟了,倘若不知深浅,再如此这般地摇头晃脑一番,岂不要贻笑大方!

我到海龙囤,原本是来寻幽探胜的,却做了导游如簧之舌的俘虏,先是好奇,继而被一步一步诱入到了城堡“劫火山中销战骨,鹧鸪声里怅歌筵”的历史大戏中来。于是,我的眼前已不见了芜草间的断壁残垣,取而代之的是一座规模宏大,墙郭逶迤,集军事营垒与宫殿建构于一体的繁华都城——

那都城好不壮观:关隘雄伟,殿宇恢弘,宫阙华丽,楼阁俨然,一派王室气象!行走其间,但见兵营、仓库、校场、马道、卡哨、水牢,错落有致;金银库、兵器库、火药池,设施完备,让人顿觉时光倒转,回到昔年烽火连天的倥偬岁月。当然,都城里也不尽是金戈铁马,在那漫山遍野火一样的杜鹃花的映照下,还可见幽雅的绣花楼以及恬静的读书房,也还有缕缕的柔情、淡淡的墨香,打由那里逸出。柔情与墨香弥漫到了敌楼之上,顷刻间被飘舞着的旌旗扇得无影无踪。旌旗猎猎作响,让重重关隘雄风大振。往来于城墙之上的御敌之兵,执枪佩剑,威风八面。城阙两侧,架有矢石弓弩,只待一声令下,即会万箭齐发。纵观城堡,依山就势,匍匐于10余里的百丈苍崖之上,令飞鸟腾猿难逾,大有“中山如龙独西上,欲破巨浪乘长风”的气势!



(坚固的城门)

然而,再坚固的城防也保不了万无一失,就如同无比坚硬的盾总要被利剑长矛刺穿一样。眼前这座拥有700年辉煌历史的中世纪城堡,就在400年前被“刺”中了,那“利剑长矛”正是皇帝老儿的24万大军。那场战争史称“平播”,是遵义冷兵器时代规模最大、参与人数最多、场面最惨烈的战争。只因交战双方为“平播”主帅李化龙和播州世袭土司杨应龙,又被后人戏称为“双龙之战”。二龙相斗,必有一亡,这也是战争的必然走向。而海龙囤正是在这场战争中,同它的主人一起迎来了灭顶之灾的,使得“八百年之酋囤,尽成丘墟”。


(昔年的巍峨已成废墟)

海龙囤消失了,消失得无影无踪,以致此后的数百年间,竟没有人再提起龙岩山,以及发生在龙岩山上那些个离奇而幽怨的、悲壮而惨烈的故事,一任战争中死去的两万余冤魂野鬼昼啼夜哭,一任那断壁残垣慢慢地沉入黄土青山……

也许幽幽青山能够掩盖古城堡昔日的辉煌,却不能埋没那辉煌的历史。历史就如同希罕的古董,愈久愈见价值。海龙囤的历史无疑是珍贵的。可以想象,数百年后,当人们在群山夹拱的龙岩山上发现古城堡遗迹的时候,当人们触摸到那还保留着昔日战火之余温的断壁残垣的时候,会是何等的惊讶与震撼!这大概就是历史的魅力吧。

可历史从来是由胜利者书写的,明朝的这段“平播”史,也是如此。单纯从战争来看,万历皇帝是胜利了,毕竟剪除了盘踞在西南的心腹大患杨应龙;毕竟使他“改土归流”的政治主张,在世袭土司制根深蒂固的播州得以施行。然而,历史却没有给这场战争画上圆满的句号。因为明王朝为这场战争倾注了太多的人力、财力,代价是惨重的,损耗是空前的,使得朝廷元气大伤,从而加速了明王朝的衰败与没落。但是,真正的输家还不是杨应龙,也不是明朝庭,而是人民。因为战争总是最大限度地把苦难给了人民,发生在黔北这片土地上的平播之战也不例外。

此刻,我已无意于战争性质的考究,那是史学家的事。因为我的思绪早已被悠悠古堡苦苦地纠缠着,我为前人的想象力、创造力而嗟叹:想那万山深处,悬崖绝壁之上,是如何建造起了一座三重城墙、九道关隘的庞大城池,且不要说军事防御体系的完备、兵民生活配套设施的齐全,单是那深垒高砌的千钧巨石是如何壁立成城的,就让人匪夷所思!这城堡的主宰者、也是播州的统治者杨应龙,仗着世袭土司制的淫威,将他祖上——自唐僖宗乾符三年(876年)杨端入播以来,历经唐、宋、元、明28代先人所开创的基业,发展到了登峰造极。所辖地域广袤,庄田、茶园、猎场、渔场多处,奴役佃户以千百计,还拥有雄厚的武装力量以及固若金汤的海龙囤城堡。



(雄伟的飞龙关)

杨应龙苦心经营,他之所以把他的城堡打造成铁桶般的军事营垒,打造成独立王国,打造成世外桃源,是因为他不满足于只做一个土司,他的野心不断地膨胀,他甚至想做“半朝天子”,他要让人山呼“千岁”!因此,他将城堡按照宫殿格局、帝王威仪来设计,他要求他的部下按照宫廷等级森严的礼仪来对他顶礼膜拜。在他的王国里,自己享受着妻妾成群的快乐时光,却让他的女儿住在“皇城”之外那三面临崖的绣花楼上,过着“碧海青天夜夜心”的寂寞日子,一任如花的年华悄然流逝,惹得后来的酸腐文人不胜唏嘘,编出了许多风花雪月的故事来寄托情思、排解心中的惆怅与伤感……



(固若金汤的朝天关)

杨应龙在实施他的宏图大愿之前,就想到了进退之策,他把海龙囤作为他最后的安全屏障,于是不惜血本,将城堡的防御能力提升到了让时人望尘莫及,让后人叹为观止的地步。杨应龙确非等闲,不仅通兵法、晓战阵,还能舞文弄墨,写得一手好字,要是生在帝王之家,是不是第二个曹子建也未可知。可他偏偏不甘寂寞,他把祖训“寓兵于农”长远规划,作为他的建军纲领,缔造了一支以苗军为其中坚力量的“杨家军”。到了万历二十五年(1597年),这支播州土司军队就已成气候,训练有素,骁勇善战。随着势力的日益强大,杨应龙开始穷兵黩武,攻城掠地,一时威震川黔湘鄂。如此大的动静,早已让明朝廷如坐针毡,只因国力不济,又有投鼠忌器之忧,才不敢轻易用兵。

直到杨应龙大败江东巡抚之所率的明军,杀了都司杨国柱。神宗皇帝这才怒发冲冠,急调时任都御史的李化龙为“平播”总司令,集中24万官兵,于万历二十八年(1600年)2月,分八路大举进攻播州。面对官军排山倒海的进攻,杨应龙虽顽强抵抗,终归实力不济,节节败退,不得不退守到他的最后堡垒海龙囤,其时已是4月中旬。于是,一场旷世惨烈的围剿海龙囤之战便在龙岩山打响了!

那是怎样的一场战斗,只见24万人马将海龙囤围得水泄不通,旌旗招展,炮火轰鸣,昼攻夜袭,喊杀声不绝于耳。而囤内数万兵民,在这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,浴血奋战,仅管饥饿、疲劳、伤亡一起袭来,仍坚守着他们赖以生存的关隘。攻防双方的战斗在极其艰难和激烈的对抗中,持续了一月有余,直到胜利的天平慢慢地倒向那位组织能力、军事才干和决策魄力都极强的李化龙。但心高气傲的杨应龙,是不甘失败的,他依然身先士卒,顽强抵抗。那是6月6日夜晚,杨应龙再次登城督战,俯视城下,见松火通明,官军攻势一浪高过一浪。他知道朝廷这次是要置他于死地了,而此时,曾让他引为自豪的九道雄关,也在熊熊火光中苦苦支撑,并且一层一层地落入敌手。于是,他想到了组织一支敢死队,作最后一次的困兽之斗。于是,他将所有的金银散发给疲惫以极的士兵,想再一次点燃兵士的战斗激情,可此时的金银已失去了往日那诱人的光泽,士兵们已无心领受,也无力领受。



(海龙屯当年的前哨)

杨应龙目睹着一片尸横血染,知大势已去,他伫立在万安关城楼,透过硝烟向遥远的夜空看去,只见一道流星滑落在朦胧的夜色之中。接着,他以往常巡视城堡那样的从容,慢慢地走到他的“寝宫”,让他49岁的得意之躯化作了一缕袅袅青烟,连同他的城堡、他的宫殿、他的梦想,一起汇入到滚滚的历史烟云之中……

 

热点资讯

  • 暂无信息..
更多>>

论坛热帖

联系我们

广告合作:189852299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技术支持:15885658565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投稿信箱:101292322@QQ.COM
联系地址:贵州省遵义市澳门路中段